美丽灵感_第十九集 忏悔!以爱之名义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九集 忏悔!以爱之名义 (第1/3页)

  隐藏在大海尽头的冰礁,封尘于记忆深处的暗光,觉醒吧,揭开你真实的面目,告诉我,谁才是真理的主宰者,让一切作祟的灵魂都来忏悔……

  朝阳抚照着轻薄的云气,镶嵌在秀丽山色中的城堡焕发出青春的活力。堡内张灯结彩,冷暗的空间被装饰得纷繁华丽,温馨而充满喜气。雪紫红装艳裹,踏着轻盈的节拍,像一片快乐的叶子尽情舞荡。

  “雪紫!别再闹了,把这些东西都拿走!”天使扯住雪紫的手腕,眼睛里冒出烦怒的火光,他可不愿开玩笑,他认真了。城堡狭窄的通道被五颜六色的气球挤得严严实实,雪紫回眸一笑,她和天使身上挂满了从四周飘来的彩带,连头发上也沾满了幸福的花屑。

  “你弄疼我了!”雪紫甩开胳膊,捏捂着臂腕,撅起嘴撒娇道:“你不想娶我啦!”

  “混话!我是有老婆的人——”天使拍着胸膛,气色颤抖地盯着雪紫,情急之势似疯似狂。

  “干吗这样对我!”雪紫瞬时被激出了眼泪,比挨一记耳光还要难受,她什么也不顾,拽起了天使的手臂:“就算你不喜欢我,何必这么认真。”

  “喂!去哪儿!”天使被牵着一直往前走,穿行在气球、彩带的花丛之中,听不到雪紫的回话,只感觉雪紫的眼泪不停滴落在手上,滚烫锥心。天使渐渐冷静下来,不多久,两人来到中央大厅旁侧的厢房。

  “雪紫,这不是你的房间吗?”天使正有疑问,只见雪紫推开房门,带他进去。这间房是雷特准予雪紫的豪华卧室,一扇明亮的窗户透出野花绿枝的后山景色,屋内一派大红色调,整齐的布置之中满是女孩子温情繁杂的摆设,柔和的香水味烘托出一个普通少女的爱美思春之情,天使略感不适,立刻回身,却见雪紫已经将门关锁,她背靠着门,一双湿红的眼融尽了千言万语。

  “把门打开。”天使轻而郑重地说。雪紫使劲地摇了摇头,猛然抱住天使,用力推向前去。“雪紫!”天使不知所措,和雪紫一起退了几步之后,腿脚拌撞,身体仰翻而倒,一股浓香占据了嗅觉,身子底下软绵绵的,天使这才发觉,是床。“雪紫!”他刚反应过来,雪紫已倾身压下,床垫的弹力让二人轻飘摇晃。“你真的不要我么……”雪紫静趴在这男人的怀抱里,闭上了眼睛。

  “雪紫……”天使屏住了呼吸,雪紫呼出的急促芳气让他心志混乱。就在这时,雪紫又顺手拉来一条被子,将两人蒙头遮盖,“这是最后一次机会——”雪紫说完,被子里便发生了一阵骚动。

  就像你说的,这是最后一次机会,不能把握住你或许是一个男人毕生的缺憾,但我只能说抱歉了,雪紫,你是个好女人……

  房间突然安静了下来。揭开红色柔软的缎被,雪紫安然昏躺在舒适的床上,天使默默起身,凝望着雪紫的身形,呆站了许久,“对不起——”他弯腰轻轻捧住雪紫红润的脸,在这一刻,雪紫美得如此动人,竟让他舍不得、放不下。怀着一颗温热的心,天使吻了雪紫,而后为她盖好被子,安静地退出了房间。

  幽暗的森林,阴风阵阵,恐惧和yu望的气息扑朔迷离,分开纠缠错乱的枝叶,往森林的尽头看去,阴寒无底更似地狱,和头顶朗日晴天判若两界,乱风吹打着残叶,飘入密林当中的隐蔽之地。一棵参天大树底下,靠坐着个肩宽体长之人,几道黑色锁链将他与粗壮的树干捆绑在一起,沉重的铁链缠绕了一圈又一圈,可谓天衣无缝,无懈可击,他垂落着头,显然已昏死不省人世。

  “这么久也不见动静,他是不是死了?”

  “别废话了,当心你的脑袋。迹大人交代的,不会有错。”

  站在树下的两个男人,一个叫真,一个叫亚,他们奉命看守,一刻也不敢懈怠。紧邻大树,地上跪坐着另外一个男人——木,他没有被捆身,只是双手被反剪着。

  “真的没事吗?可是我怎么越来越怕啊……”真说。

  “只能讲,你胆子太小。”亚说。

  这时,木将头抬起,扭了扭酸痛的肩膀,笑道:“怕了吧!你们这两个奴才,把脖子洗干净了等着吧,只要凤哥哥一醒,马上送你们上西天!”

  “木……闭上你的嘴!”真抖着步子过去,狠狠踹了一脚,将木踢翻倒地。

  “好样的,真!”亚笑望着木,说:“樱姐姐到底会陪谁一起上路,这可不一定哦。”

  “你们……你们敢动哥哥一根手指,我跟你们拼命!”

  木挣扎着爬起来,端详着那沉睡在冰凉铁索中的凤,萦绕在他心头的却是樱——那个将他从水深火热般的罪孽中解放出来的温柔力量。尽管被凤几乎废了手,他还是禁不住想要呼唤:哥哥,快醒醒吧!

  “木,你省省吧。”亚笑道,“话说迹大人饶你不死,放你一马,你却不自量力跑来救她,你快说说,姐姐她到底给过你什么甜头,值得你这么为她献殷勤,嘿嘿……”

  亚和真随即接连发出狂笑。木气得咬牙切齿:“混蛋,我以前竟然会与你们同流合污,可耻啊,可悲啊……”

  森林里逐渐变得凄冷无比,那是从凤的身体散发出的寒气。真和亚渐渐停止了笑声,两人面含惧色,失神望去,铁链环绕之中,凤的手脚轻微弹动,大树随之瑟瑟震抖,树叶狂乱飘坠。暗色里,凤猛然仰首,表情晦暝,眼神僵直。

  “唔……凤哥哥……”真惶恐道。

  “哥哥!你终于醒了!”木直起身体,兴奋地挪动到凤的身边。

  凤的目光顿时恢复了神色,他轻移手脚,感觉到自己被锁住,于是嘴角浮现出一丝冰凉的笑。凤的神情竟是如此可怕,以至于让人瑟缩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破响,火星四溅,凤身上的重重锁链立刻断裂破碎,如玻璃一般脆不可挡,链条、铁块“哐啷”坠地,凤稍稍舒缓筋骨,眼神还是那么僵滞。

  “哦呀……哥哥轻点啊,伤着我了。”木惊笑擦汗,“呜啊——”一道血光突然将木的身体劈裂撕开,看不清是什么利器,只见凤迅速站起身体,神情阴沉寒冽,此时,木已倒在了血泊里。

  真和亚惊恐万状,遵照上级指示,他们立即朝凤俯首鞠躬,齐声喊道:“凤大人——”

  凤冷漠地望着前方,俊秀的面容不再包含半点仁慈,取而代之的,只有一张诡异的笑脸……

  “呜呜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