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灵感_第十四集 守望!怜雪落尘埃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四集 守望!怜雪落尘埃 (第1/3页)

  早晨空气新鲜,一湖绿水美艳如画,鸟儿的歌唱融合了瀑布流淌之声孕响在山谷,雪仙小屋宁秀庄重、出尘脱俗,往来的亲人们赶着朝阳的辉气落脚于此,春春等人张罗着早饭,小屋里飘出诱人的饭香。

  “仙仙!仙仙——”鸟群随着激动的奔跑者惊起飞散,人们撇下思绪聚望而去,晨光中出现了一位身材高大、衣着奢华的翩翩男子。牛排抢先一步冲进小屋大喊:“姑姑!姑姑!你看谁来了——”

  “谁呀?”仙仙匆忙出门,没走几步立刻惊呆而立。那疾步行来的男人,扬起一阵傲然雄风,携带着后山雷氏城堡里的寒气,大家眼里都不陌生,他就是幻。

  “仙仙!”幻猛步停立在仙面前,灼热的眼神里充满了狂热的喜色。两人衣衫相触,已没有距离。

  “幻幻?你回来了?真的是你?”仙温柔的眼光呆直地望向幻的眼睛,抑制不住的激动渐渐浮面,美人特有的娇容焕发出昙花一现的光彩,在此一刻与幻的俊貌咫尺相对,像天造地设的人间极景呈现在湖畔绿地、展露在雪仙小屋外每个人的眼前。

  “仙仙!”幻急切地张开两臂,猛烈地将仙搂入怀中,下颌抵揉着仙芳嫩的肩背,绽露出陶醉般的酣笑,两手抱得越来越紧,忘乎所以地缓慢闭上眼睛,逐渐显露出一个历经千百苦痛的男人的悲凉。仙有点喘不过气了,依然抬起手也轻轻抱住幻,红热的笑面羞涩地耷靠在幻的肩上,无尽的思念与等待全都化作了这窒息的拥抱。“老婆——”幻松开仙的腰背,迅速用力推扶住她的双肩,俯首下去,一个深情的、毫不掩饰的沉吻落在了心爱之人的脸上。

  “幻幻……”仙的脸红粉滚烫,羞低着眼睛说:“人家都看着呢……”

  “哈哈——”幻抬起头来,爽声朗笑。

  有人钦羡,有人诧异,有人沉默。哗哗,雪仙小屋外响起了温和持久的掌声。

  森林的早晨在这个时节显得尤为阴冷,每一片阔叶都附着了露珠与潮气。走进丛林的间隙,就像脱出密封罐似的,前面是一处洒满了阳光的开阔平地,青草垫上繁花似锦,想不到这林海之中也有此种圣地,两位身疲力竭的女孩子情不自禁栖止了脚步——沐浴在温暖明媚的阳光下,小雪闭眼深呼吸,小怜痛快地脱掉了潮冷的上衣,白里透红的肌肤裸露在阳光里,晒得暖洋洋的。

  “姐姐真是的,硬把别人给甩掉了……”小怜噘嘴道。

  “不是说了叫你也别跟来吗,去和你的‘主人’在一起——”小雪睁开眼睛,看到妹妹赤着身,连忙捡起地上的衣服、披在了小怜身上:“干什么啊你,快穿上。”

  “姐姐变得好无情,连我也不要了。”小怜闷闷地披着湿衣服,打个寒战,忽然调皮地说:“主人是不会离开我们的,他一定远远地悄悄地跟在我们后面哦。”

  “好啦,看你这傻样儿——”小雪忍不住笑了。她几乎不记得对埃里克讲过些什么,总之他肯定不会再回来……小雪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感受,只知道这样的结果对大家都好。

  “好冷。姐姐,你也脱了晒一晒吧,很舒服的。”

  “哎呀,你这孩子——”小雪轻跺双脚,难为情地急忙为妹妹穿衣服。在这种地方怎么能不小心点呢,小雪替小怜系着纽扣,面对面的,看到此时妹妹天真灿烂的笑脸突然间转冷、一双眼睛异常紧张地凝望着前方。身后有人!小雪自己也感觉到了,莫非是他……埃里克?怀着一丝错乱的知觉,小雪兴冲冲转过身去,慈目柔容对着阳光照射的丛林边顿时凝凉下来,站在眼前的人竟然是峰少。

  “小雪,你笑起来的样子真美。”峰少走出林木,静望着小雪,不可思议地哼笑一声,揉揉鼻子说:“我琢磨了一夜,始终觉得不可能,像在做梦。直到现在看着你,才真的愿意相信,你活着。”

  “姐姐……”小怜心慌意乱,知道峰少出现就意味着一场噩梦降临,她摇动姐姐的臂膀,姐姐虚弱的身体在激愤中酥软烫手。腰间的秀剑终究缓缓出鞘,小雪猛然把妹妹向后一推,自己随剑杀向前去。

  “小雪?”峰少连忙跟迎出刀,明滑的大刀立刻反射了太阳光,一片亮白。小雪被刺激到了眼睛,身子一软险些栽倒。

  “姐姐!”小怜拔剑忙追过去。这时,小雪辨清了方向,不顾身体冲到了峰少面前,剑与刀碰擦,火星四溅。

  “小雪!你听我解释,不要这样,你这么美,我不会害你,当初是,现在也是,这完全是个误会!”

  峰少强词夺理,企图瓦解小雪的意志,寻得转机,将重获新生的少女芳心一并占取。可是他错了,小雪已将身心赌在那剑上。然而胜负分明,峰少有意躲闪却也能处于优势,只感到小雪浑身浸透着虚汗,她真的生病了。

  “你难道没发现吗,小雪,别人都不敢进这森林,害怕身首异处,而你却安然无恙,为什么,因为我,小雪!我杀掉了不听管束的人,那些原本听命于绣的蠢材,呵呵,专门为你营造出了清净安全的世界呢,小雪,你不知道吧,我整整注视了你一夜啊,唉,可惜你竟然会跟那个男人在一起,难道你喜欢上他了,你真的不清楚他是谁吗?”

  伴随着阴冷的笑,峰少左右拦接小雪和小怜的剑,话到此处,只见小雪气急一时,她猛然将剑举过头顶、拼尽全力挥砍而下,峰少随即增力推挡,却见小雪此时两眼一翻、身体忽然昏仰而倒,刀剑无眼,推弹返回。

  “姐姐!”小怜危急之时驱身相挡,“啊——”犀利的刀锋瞬即划开了小怜的一只手臂,血溅三尺。

  峰少震惊失色,看到这个时候前方森林中蓝光闪动,“埃里克?”隐隐听到那疾风一般的奔跑声,峰少慌忙转身,又不舍得地望了望小雪,立刻隐身而去。

  鲜血、泪水一滴一滴落在了姐姐憔悴的面容上,小怜俯身跪下,娇弱的哭声随着身体的伤痛一同颤抖。

  雪仙小屋里里外外忙乱不堪,因为埃里克将两个受伤的女孩带回了小屋。仙的卧室里,救助行动正在刻不容缓进行着,除了仙,还有幻——一个正牌医生在场,因而女孩的生命安全并不令人担忧。可是这对姐妹看起来实在很惨。还有焦急等候在外的埃里克,他的神情竟也显得那样悲惨,他坐立不安,心里慌乱得像万马奔腾,脑中闪动的全是小雪的影子,而仙的卧室却仿佛变成了手术室,冗长繁杂的不知在做什么,里面隐约传出阵阵嘈杂的对话和响动。至少应该再见她一面,至少是在她清醒的时候,至少知道她已经脱离危险,然后再离开她……埃里克这样想着,不禁踱步到了卧室门口,敲响了仙的门,还没等里面回应,就被身后好奇的亲戚姐妹们推推挤挤的撞了进去。

  屋里忽然安静下来,埃里克首先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小雪,她醒着,并且惊错地望着他,埃里克顿时心神落定,转而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小怜,一只胳臂裹缠着白色纱布,也是惊讶地看着他、却带着那么一点习惯似的欣然表情。“小怜,你没事吧。”埃里克急忙问。小怜只是亲昵地摇摇头。房间里除了医生、病人,原本还有樱和春,也就是说小屋的主人和相关者。

  “那么,小雪她也没事了么……”埃里克怀着最后一次责任心,问仙和幻。这时,静躺着的小雪缓缓将头转过去,面朝墙壁,伸露在外的手禁不住将被子轻轻捏紧。对着埃里克,对着在场的人,仙仙言语含糊,默认小雪已经没事了,可是紊乱的表情却再也掩饰不住真相。

  “是这样的,只不过……”本着毫无疑义的诊断结果,幻打量着埃里克略显幼稚的神情,字斟句酌笑道:“她怀孕了。”

  一道青天霹雳落入小屋。仙仙惊讶了,樱和春惊讶了,众人惊骇。小雪急急地转过头,一双瞠红的眼睛凝视着埃里克,苍白的嘴唇微微颤动。埃里克倚靠在墙壁上、面目已全然失色,萦绕在心头的万千错觉,瞬息化作了泡影。

  噌!凝滞的空间里划响剑器之声,小怜拔出姐姐的剑,在没有任何阻拦的情况下,起身便朝门外奔去。小雪悲苦的泪眼始终望向埃里克,直到那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身影渐渐离开墙壁、漠然的脚步恍恍惚惚退出门去,她的泪水便像开了闸一般宣泄而出。

  雷氏每日议会分时分段,分秒不差。顾不得留在小屋吃饭,幻赶在午时之前返回了城堡。此次重归雷氏,受到雷如此的器重,是幻意想不到的,加之自己学业有成,旁人也均对他刮目相看。走进中央大厅,闻到的是一股新鲜气息,幻感受到无比的荣耀,甚至不必再把天使他们放在眼里。

  “雷大人——”幻深鞠一躬,翘首笑望。在雷氏家族,或者说在雷氏城堡里,除非是自愿的,雷并不强求别人向他下跪。

  雷沉缓地喝茶,等候着幻给他带来最新消息。“雷大人,属下在雪仙小屋待了一个晌午,并未发现有藏匿家谱之迹象。虽然属下也曾透露,粘粘官印已被我方掌控,可是她们依然无动于衷。”报完大事,觉察到雷有些失望,幻立刻接着说:“不过,雪仙小屋新来了一名陌生男子,颇令属下生疑。此人号称白虎,名叫埃里克,他……”

  “好了。”雷放下茶碗,打断话音,说:“其它的便罢了。幻,你做的很好,尤其是拿到这个粘粘的印章。”

  雷的茶桌上放着一块花布包裹,其中隐隐透出红亮的光。

  “谢大人——”幻俯首长言,激奋不已。

  “唏,真是奇了怪了,有人一去就手到擒来。每天和可可在一起,我怎么就没找到什么印章。”雪紫纳闷道。

  “阿紫,人各有其道,你就不要自责了啊。”幻转身笑道。

  这时,雷略有所思,问道:“幻,你有没有伤到她?”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